首頁 > 經濟動態 > 尋找浙江新動能”系列調查之二 小微園,如何成就蝶變樂土

經濟動態

NEWS

尋找浙江新動能”系列調查之二 小微園,如何成就蝶變樂土

    來源: 浙江在線         發布時間: 2019-06-12
   

桐鄉濮院毛衫創新園

小微企業創業創新的活躍度,被視為一個國家或地區經濟發達程度的市場表現。但小微企業的成長之痛,也是各地亟待破解的難題。

對浙江而言,小微企業這個群體更不可小覷。截至2018年底,浙江共有小微企業220萬家,占企業總數的97%以上。顯然,浙江經濟的高質量發展,必須要在小微企業群較好的底子上打造。浙江經濟新舊動能的加速轉換,也必須借助于一大批小微企業的提質增效。

小微興,浙江興,抓小微就是抓浙江經濟的明天。記者在多地調查時發現,新舊動能轉換中,小微企業的培育壯大正在加速這一進程。2018年我省新增小微園222個,今年計劃新增200個以上。各地加快推進的小微企業園,正是破“小微”發展之難的重要平臺、新舊動能轉換的重要陣地。在椒江、柯橋、新昌、諸暨、嵊州、桐鄉等地,通過對已建成和正在建設中的一批小微園及小微企業的采訪,記者獲得了當下小微企業的“新成長”故事。請看記者發回的報道。

守護“火種”

去留之間展開競賽

去年以來,概括技術含量低、規模小、分布散這一短板的“低小散”被“低散亂”所替代。這被認為是浙江為小微企業正名的一種信號。畢竟大企業多是從小微企業成長起來的,我省的許多龍頭企業、隱形冠軍也都是從小微企業逐漸發展壯大來的。可以說,守護小微企業中的“優質火種”,就是培育明天的獨角獸企業。

但數量龐大的小微企業,要安身并不是件容易的事。有限的土地空間供應給什么樣的企業,有限的能源供應給什么樣的企業……這是擺在各級政府面前的現實難題,對要素資源約束制約較嚴重的浙江來說,尤其如此。是放任“村村點火戶戶冒煙”,還是騰出空間集聚發展,近年來,全省各地普遍了選擇后者。

桐鄉的濮院毛衫創新園、龍灣的海洋科技創業園、諸暨的友地金屬加工生態園……這些看似五花八門的園區,有個共同的名字“小微園”,也就是小微企業的新家園。

在紹興市經信局局長何堅剛看來,傳統產業與新興產業的界線越來越模糊,傳統產業升級后,可能就成了新興產業。修復傳統動能就是培育新動能。小微企業這個傳統動能的主要載體,也是新舊動能轉換進程中的重要主體。

離紹興輕紡城幾公里的冠南小微園,要求擁有3臺套以上專業設備;位于梅渚鎮的智能裝備小鎮小微產業園,要求符合綠色發展標準;諸暨的友地金屬加工生態園,要求畝均稅收20萬元以上……走進這些小微園,記者發現這些小微園無一例外都設有門檻,入園企業往往有符合當地產業特色,且自帶有環評、能評指標(配額)等要求。

不可否認,小微企業的“質地”差異懸殊。而小微園不可能承載我省所有的小微企業。在這些小微園里,選拔“優質火種”成為共同的選擇。今年的政府工作報告中提出,要整治1萬家“低散亂”企業和小作坊。這也為規范化的小微企業應對市場競爭創造了條件。

小微企業由于分布散,缺少抵質押物,管理又不夠規范,因此難以成為銀行服務的對象。有關部門2018年針對浙江小微企業園的調查顯示,1/3以上的未入園企業存在不同程度的資金困難。而隨著全省小微園的加快推進,多家金融機構已主動和相關主管部門對接,有意為入園企業提供金融服務。

顯然,在高質量發展的指揮棒下,小微企業內部的陣營分化已然開啟,傳統產業改造提升、“小微企業三年成長計劃”等滾動式推進實施,更加速了這一進程。

沒能進入小微園的小微企業并非意味著停止生長。記者從有關主管部門和一些地區獲得了較一致的意見:隨著小微園的建設提升,將逐步接納尚未入園的小微企業。憑“質地”去留,也在小微企業中形成了一種新的競賽。

呵護成長

政府市場各司其職

李賢斌,浙江冠南針紡染整有限公司旗下針織廠的一名車間主任,去年成了冠南小微企業園的物業經理。這家龍頭企業的主要生產環節搬到了濱海工業區,而公司的廠區已改造為冠南小微企業園。

走進多個縣市區的小微園,記者看到園區運營方頻頻出現企業的身影。其實看全省小微園的名稱,就能發現,萬洋、置信等工業地產商也是省內多個小微園的運營主體之一。

在新昌,高新技術開發區內的小微園由民企置信主導開發,廠房定制、產權分割等迎合需求的設置吸引了不少外地企業報名;而位于經濟開發區內的一個小微園則由政府主導開發。

有政府主導、也有企業主導,主導小微園的主體呈現多元化。記者的這一結論在主管小微園工作的省經信廳企業服務體系建設處統計的數據中得到了印證。數據顯示,目前全省約700家小微園中,政府主導開發的占36%,其余分別有龍頭企業開發(17.5%)、企業聯建(13.4%)、工業地產開發(13.7%)、村集體聯合開發(7.1%)、專業運營機構開發(6.5%)等模式。

小微企業缺生存空間、缺規范管理、缺公共配套、缺要素支撐,守護“火種”,呵護小微企業成長,必須補上這“四缺”難題。誰主導,誰就要肩負破難之責。政府以外的市場化主體能擔此任嗎?省經信廳企業服務體系建設處處長勞俊華在接受采訪時表示,小微園具有準公共屬性。因為政府對小微園不僅是要監管,而且要培育引導小微企業更好更快成長,這就要求在政府監管職責之外為小微企業提供公共服務,市場化主體對后一部分服務有能力供應。

紹興忠福印花紡織有限公司進駐專業機構主導的金龍小微園之初,最不習慣進入“監管視線范圍”,常被政府部門和園區檢查和要求參加培訓,企業負責人李豫新一度認為這些是“煩人的事”。但不久后,園外的不少企業同行因為不規范被關停了,自己這個規范化生產的企業反倒贏得了市場機會。于是,他開始把消防、環保這兩個底線牢記在心。去年,公司采購了100多萬元的環保設備,對印花的廢氣排污處理已經達到4級。為了提高生產質量和節能減排,又花2000多萬元更新了生產設備。

比較發現,一些由政府主導的小微園,管理較規范,但容易加重財政負擔;由民企主導的小微園,貼近市場需求,但企業逐利之下,可能產生“炒地炒房”,導致成本過高,須加以引導。

在新昌縣經信局局長何溢強看來,政府關注的傳統產業改造提升,要與小微園的入園條件、運行機制等設置緊密結合起來。他舉了個例子:對市場化運行的新昌置信小微園,政府規定開發商需自持20%,且明確了售價的上限,避免工業地產商的“二房東”行為以及成本過高的地價。

早前投用的一些小微園,部分效果已逐漸顯現。隨著設備升級,不少企業入園后的年產值增幅達到30%至40%,有的甚至當年就翻番。

轉換思路

成長駛入提速車道

“晚上值班的保安大爺,一年至少要幾萬元人力成本。為什么不省下這筆錢,用上園區的信息化報警系統。”

“規規矩矩給員工上幾險一金不會吃虧的。我們保證你的廠入園以后年銷售會大漲,從增加的利潤里扣下員工的這些保障支出不算什么。”

……

在諸暨店口鎮友地金屬加工生態園,這樣的交流常常發生在小微園運營方浙江友地投資管理有限公司負責人和入園小微企業主的對話中。

推動新舊動能轉換的關鍵是讓政府和市場雙重發力,如果說政府以有形之手引導企業改造升級,那么小微園平臺的運營主體也在試圖以市場化方式對園內企業加以引導。

記者來到生產五金配件的諸暨杰妮機械配件有限公司生產車間,就注意到了地面上的分隔黃線框,用來劃定作業區內生產設備、產品或輔料陳列。“這是歸位管理法。”總經理陳波說,以前在村里租廠房哪管這些,堆在一起是常事,現在試了這個管理法,生產效率明顯提升,操作工少了一半,產出還增加了,入園前年產值1000萬元左右,今年預計能達1500萬元至2000萬元。

記者走進相隔不遠的諸暨市萬商機械有限公司的汽車配件生產作業區,也看到了這樣的歸位管理法。

“這些小微企業主起初可沒想這么干。”友地投資董事長陳棟銘記得,他們早期想采用5S管理,不料聽到一片反對聲,就決定先找幾家試試,請管理團隊來給園內企業授課。怎么放設備更安全便于員工行走,怎么能在同樣空間多放設備……上課現場,就有企業提出要更換設備,要求引入現代管理。少數幾家車間試行后,不知不覺成了參觀點,“這些企業主仿佛一下子愛琢磨管理了。”

在紹興市經信局副局長金毅看來,小微園不算是新事物,可視作工業園區的升級版。能否實現“升級”這一目標,不僅考驗相關政府職能部門,也考驗著每一個管理運營方。

“入園不是搬遷”,想得到運營方的增值服務就必須遵守管理要求。改善裝備條件、提升管理水平、提高勞動生產率,不正是小微企業成長的必經之路嗎。

部分數據已印證了這一點。原有65家入園企業廠房土地面積約300多畝,集聚入園后只需111畝;原有年產值累計不到3億元、稅收累計不到2000萬元,入園后經設備工藝提升后,預計今年年產值將突破8億元、利稅達到2.5億元以上;入園企業單位萬元產值能耗將下降至30%以上,畝產效益還將得到大幅提升。

在提升氛圍下,外部環境的倒逼、內部榜樣的引領,一大批小微企業也自覺地努力進入新軌道。40歲的臧樂鋒把自己的紹興柯橋合豐布藝有限公司從柯橋街道搬進了冠南小微園,廠房面積大了一倍。入園后過得怎樣,臧樂鋒平靜地列出了一串“付出”:房租一年就比外面隨便租的多近百萬元;排污設備從原十多萬元的換成百萬元級別的;產品單價不得不漲,價格優勢落伍了……但很快,臧樂鋒的語調不再“平靜”,因為他不再想像以前一樣辦企業,要憑產品競爭力贏訂單。曾經和妻子分別身兼數職的這個小企業,現在有了廠長、車間管理員、技術部、人事部、銷售部、班組長等崗位。要問現在的產品品質怎么樣,國外服裝企業的訂單就是最好的證明。

在各類小微園里,記者發現,雖然各地政府一般都會要求售價或租金低于市場價,但在不同主體運營下仍不可避免出現偏差,甚至在環保、消防等更嚴標準的指引下,入園小微企業還將承擔一部分高成本。但是承受這些成本挑戰,或許也正在改變一些小微企業對粗放發展模式的路徑依賴,在新的生態體系中留下動能轉換的烙印。

中國企聯 | 中國工經聯 | 浙江省經濟和信息化委員會 | 浙江省勞動和社會保障廳
浙江省總工會 區域經濟網| 省級協會工作網 | 企業郵箱
浙江省企業聯合會、浙江省企業家協會、浙江省工業經濟聯合會 版權所有
地址:杭州市鳳起路290號三華園3號樓6樓 郵編:310003 TEL:0571-85805170 85805171
ICP 證號:浙ICP備06004070號 技術支持:靈啟網絡
網站訪問量:24333833
真人龙虎斗游戏网